清华女生休学一年去法国学做甜品

  2016年3月,在清华建筑设计专业读大二的卫耘怡提交了休学申请,报名参加了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创立的2016“中国间隔年”计划,并最终脱颖而出,受助飞往法国学习甜点制作。

  “这不是一次吃吃吃的狂欢,不是满脑子幻象的女生去追小资甜品梦。于己而言,这是一次紧随内心热爱的修行,是一次关于甜品的深度调研与探索,是对食物背后我国传统人文精神与生活方式的深入挖掘与思考。”在间隔年计划的报名资料中,卫耘怡这样写道。

  卫耘怡对甜品的兴趣与热爱并非一时心血来潮。初中时,因为不想浪费别人赠送的烤箱,卫耘怡开始尝试制作曲奇之类简单的甜品,渐渐地兴趣越来越浓。看制作手册,看相关纪录片,“通过甜品不同的设计,感觉开启了一个不太一样的世界”。

  随着了解渐渐深入,卫耘怡从最初简单的模仿逐渐开始尝试设计。从甜品的外形到颜色搭配,从质感到口味,“脑子里会有很多新的想法蹦出来”。每当有了新的灵感,即便快要入睡,她也会马上记下来,甚至第二天就忍不住去尝试。

  但在中学阶段,甜品对于卫耘怡仅仅是一个爱好而已。卫耘怡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学霸,对自己要求严苛,一路按照“好学生”的模式走来,在17岁时顺利考入清华建筑系。

  卫耘怡选择专业其实是“阴差阳错”。虽然建筑系很符合人们眼中“好专业”的标准,也与自己热爱的设计有诸多联系,但卫耘怡始终在建筑专业的学习中找不到归属感和能量感。

  “如果你真的特别想选择,你一定会有选择。”一直以来作为爱好的甜点,成为卫耘怡远走重获能量的选择。在老师与学姐的启示下,在开明父母的理解支持下,她成功申请到间隔年资助,踏上了自己梦想中的甜品之旅。

  卫耘怡说,自己在国内并没有学习太多的法语,“准备太多或者考虑太多,反而是种阻碍”。

  成熟的法国甜品行业一直是卫耘怡心中的甜品最高标准。可是,在法国高级餐厅后厨实习时,她发现了一些问题。法式甜品浪费严重,“花大量人力、物力做一点点极为昂贵的东西”。人们习以为常,卫耘怡却无法停止怀疑与反思。

  “我查了现在世界范围内食物浪费的问题,还有大量使用动物性制品导致的环境问题,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安心地做手上的这块蛋糕了。”越是知道传统甜品是怎么做出来的,越明白它给身体造成的沉重负担。

  “人消费的欲望、获取物质的欲望是永远没有止境的。甜品代表了一种享受,代表了人们对甜的欲望,我们怎样能够在欲望的满足与控制中找到一个平衡,怎样在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与自己的享受之间找到一个平衡?”

  卫耘怡对自己想做的事有了新的定位。女生是吃甜品的主力,可是很少有女生吃完甜品之后一点“负罪感”都没有。卫耘怡希望解决这种矛盾,缓解食物带给人们生理和心理上的障碍。从法国归来,绿色健康成了卫耘怡的新追求。

  她开始尝试研发纯素、无黄油、无精制糖的甜品。“可能她吃的时候不会想这么多,我也不会给她讲这么多,但是至少她会觉得吃着不那么甜腻,觉得挺轻盈、挺有能量的。这样我就觉得很开心了。”

  经过一年间隔年,卫耘怡现在继续着在建筑系的学习。不过,她打算在下学期转专业。

  “任何一个拐弯的地方都是一种财富,就看你怎么想。你总是在一个地方获得一些、失去一些,你也不知道你获得了什么,失去了什么。”

  在法国,她遇到了来自不同地方、有着不同经历的人。一位曾经的俄罗斯模特,选择在30岁时从T台退休,把甜品作为自己的下一个职业。一位有3个孩子的妈妈,不想做家庭主妇,学做甜品,想把爱好发展成专业。

  “清华这个环境可能不利于你去调整,因为这儿的人都有一种类似的高焦虑特质。我选择先跳出这个环境,到别处去看一看。出去之后,认识了很多人,见到了很多不同的生活方式。回来后,也许环境没多大改变,但我的心念改变了。我现在也不清楚以后一定会干什么,但我没有那么焦虑了。”

  很多人建议卫耘怡开个微店,或者把自己的甜品做成一个品牌。她笑着说,自己还在等待理念相合的合作伙伴。关于未来的方向,她说,会继续关注食品领域,继续积累,但不想把自己固定在一个目标上。

  她说,不要总想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,不要想着占人生的便宜。尽量顺着自己的心选择,生命会自己找到答案。